廣泛性焦慮症

廣泛性焦慮症的成因、症狀和治療方法

廣泛性焦慮症的成因

全球有約5%人口受廣泛性焦慮症困擾,當中最常見的是年齡介乎35至59歲的人士。患上廣泛性焦慮症的成因有很多,例如:性別(女性患廣泛性焦慮症的機率比男性高兩倍1)、長期病患、濫藥或酗酒。其他風險因素包括:

  • 性格:本身性格比較緊張的人更容易患上焦慮症和抑鬱症2
  • 遺傳:家族成員曾患有焦慮症會增加患病風險,如直系親屬(即父母、子女以及同父母的兄弟姐妹)曾患這種病,患病風險更比一般人高五倍3
  • 腦內化學物質:有研究指出,腦內化學物質的變化,也會改變腦內某部分如何應對情緒和行為,最終導致人有焦慮傾向
  • 過去經歷:在童年時曾經歷過重大創傷或其他未如意的經歷,長大後便有機會患病4
  • 認知過程:相比一般人,患者對困境或威脅的看法並不相同,過度着重於某些事物,並將模棱兩可的資訊誤解為困境或威脅


廣泛性焦慮症的症狀

面對日常事情,如面試、表演前感到焦慮是正常的,焦慮感有時甚至可提升我們的表現。相反,過度焦慮會影響表現,尤其是當過度、持續而且難以控制地感到焦慮時,更會影響日常生活。廣泛性焦慮症的病徵包括:

  • 不安和持續感到煩躁
  • 易怒
  • 難以集中
  • 經常感到疲倦
  • 睡眠障礙,特別是難以入睡
  • 生理病徵,尤其是肌肉繃緊、明顯快而強的心跳(心悸)、出汗過多、嘔心、腹瀉和發抖

除此之外,抑鬱症、驚恐症、創傷後遺症、強迫症、濫藥(包括酒精和消遣性藥物)和社交恐懼症都有機會和廣泛性焦慮症有關。

 

診斷廣泛性焦慮症

患者通常透過醫生會診,才能確診患上廣泛性焦慮症。醫生會向患者查詢有哪種症狀,以及那些症狀有多影響患者的日常生活。廣泛性焦慮症其中一個基本特徵是「自由浮動的焦慮感」:即明顯地感到過分緊張、擔憂和憂慮,連生活上的瑣碎事都覺得會有壞事情發生。

會談時,醫生還會檢查患者會否患上其他常見的心理病,如抑鬱症、驚恐症、強迫症和疑病症。 醫生也可能要求患者進行一些血液測試,檢視可能導致焦慮症的生理原因,有時還會進行心電圖或尿液檢查,以檢視潛在的心臟或藥物濫用問題。 醫生也可能會建議患者完成稱為 GAD-7 的廣泛性焦慮評估表,用於基本評估和監測治療進展5

 

治療廣泛性焦慮症

藥物治療

要治療廣泛性焦慮症,通常涉及藥物治療、心理治療,或者兩者互相配合。目前還未有定論哪種療法較優勝,但病情更嚴重的患者在患病初期往往難以接收心理治療的建議,而同時患上其他疾病的廣泛性焦慮症患者也會較適合藥物治療。選擇性血清素回收抑制劑(SSRI)或血清素去甲腎上腺素回收抑制劑(SNRI)通常會用作為第一線治療,而治療反應通常不錯6。 雖然有些患者在治療的首幾個星期可能會感到不安和煩躁,但這些副作用通常會自行消退。

其他用於治療焦慮症的藥物包括普瑞巴林(Pregabalin)和丁螺環酮(Buspirone)。 一些醫生可能會選擇處方苯二氮卓類藥物(Benzodiazepines,俗稱鎮定劑 )給患者短期服用,例如 Diazepam(Valium)或阿普唑侖(Xanax),但它們會令患者有藥物依賴的風險。 儘管如此,苯二氮卓類藥物能有效地短期控制激動情緒和焦慮感,醫生亦有時建議與 SSRI 或 SNRI 一起服用,因為後者需要更長時間才能發揮效果。 現在有研究指出,患者服用抗焦慮藥物最少12個月,而不是6個月,才可令藥效更持久7

心理治療

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CBT)是最常用作治療廣泛性焦慮症的方法,也在許多不同的臨床試驗中證實可有效減輕焦慮症狀8。這種療法運用推理練習或真實體驗,協助患者降低焦慮壓力水平和改善應對事情的情緒。療法一般長達10至15小時,通常每星期或每半個月進行一次。療法包括講解焦慮症的定義和解釋相關謬誤,亦會練習放鬆、重建認知能力,以及慢慢嘗試體驗令患者感焦慮的事件。

醫生也會鼓勵患者自行觀察症狀,並利用相關的線索、想法和行為,記錄每次令自己感焦慮的經歷。這樣可助他們在接受治療期間記錄進度。醫生通常只會在 CBT 未能控制患者病情時,才會改用其他心理治療法。

其他舒緩方法

不少患者發現,改變生活習慣有助紓緩焦慮症狀,例如:
  • 定期做運動,如跑步、瑜伽
  • 練習冥想或訓練靜觀
  • 健康飲食及充足睡眠
  • 避免接觸興奮劑,例如咖啡和其他消遣性藥物
  • 避免喝酒:雖然喝酒可以緩解焦慮感,但酗酒可能反而會導致焦慮症和令抑鬱症狀惡化
  • 了解更多焦慮症的資訊
  • 尋求親友協助

若你對廣泛性焦慮症有任何疑問,歡迎向醫生查詢。

 

參考資料

¹Kessler, R.C., Gruber, M., Hettema, J.M., Hwang, I., Sampson, N. and Yonkers, K.A., 2008. Co-morbid major depression and generalised anxiety disorders in the National Comorbidity Survey follow-up. Psychological medicine, 38(3), pp.365-374.

²Khan, A.A., Jacobson, K.C., Gardner, C.O., Prescott, C.A. and Kendler, K.S., 2005. Personality and comorbidity of common psychiatric disorders. The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186(3), pp.190-196.

³(2018). 'Overview - Generalised anxiety disorder in adults.' NHS. 19 December. Available at<https://www.nhs.uk/mental-health/conditions/generalised-anxiety-disorder/overview/>

⁴Safren, S.A., Gershuny, B.S., Marzol, P., Otto, M.W. and Pollack, M.H., 2002. History of childhood abuse in panic disorder, social phobia, and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 The 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 190(7), pp.453-456

⁵Spitzer, R.L., Kroenke, K., Williams, J.B. and Löwe, B., 2006. A brief measure for assessing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 the GAD-7. Archives of internal medicine, 166(10), pp.1092-1097.

⁶Slee, A., Nazareth, I., Bondaronek, P., Liu, Y., Cheng, Z. and Freemantle, N., 2019. Pharmacological treatments for generalised anxiety disord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network meta-analysis. The Lancet, 393(10173), pp.768-777.

⁷Gelenberg, A.J., Lydiard, R.B., Rudolph, R.L., Aguiar, L., Haskins, J.T. and Salinas, E., 2000. Efficacy of venlafaxine extended-release capsules in nondepressed outpatients with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 a 6-month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ama, 283(23), pp.3082-3088.

⁸Carl, E., Witcraft, S.M., Kauffman, B.Y., Gillespie, E.M., Becker, E.S., Cuijpers, P., Van Ameringen, M., Smits, J.A. and Powers, M.B., 2020. Psychological and pharmacological treatments for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 (GAD):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Cognitive behaviour therapy, 49(1), pp.1-21.

以上資訊由: 李允丰醫生, 精神科専科醫生, 領康醫療提供

請注意,我們網站所有的醫學文章已經過醫生的專業審查。文章旨在提供大眾資訊,並非醫學意見。這不可以取代與醫生進行的個人及醫學諮詢。

新冠肺炎抗體測試

我們現在提供接種疫苗後的抗體測試。

進行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