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

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的症狀、診斷方法及藥物治療的選擇

1. 定義

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是兒童較常見的腦部發育障礙之一。儘管這疾病在兒童間較常見,但成年人也可能會受這疾病折磨。患有ADHD的人通常(一)較難保持專注,或(二)容易衝動或表現得過度活躍,又或兩者共存。 症狀通常在兒童十二歲之前出現,並在五至六歲開始上學時最為明顯。它影響約5至9%的兒童,而男孩比女孩更容易患上此疾病。

2. 症狀

儘管許多孩子似乎都有注意力不集中或躁動不安的情況,但這並不代表他們患有ADHD。的確,對處於學行期幼童來說,表現得非常活躍和四處奔跑是很普遍的。但只要症狀持續六個月以上,並且與同齡的孩子相比下更為活躍,或嚴重影響孩子的社交和學校生活時,這就是需要求醫的時候。而這些病徵在至少兩種場合下變得明顯,例如在學校和家裡。

ADHD的典型症狀包括:

注意力不集中:

  • 經常忽略細節或在功課上犯粗心大意的錯誤
  • 難以專注於學業或遊戲
  • 對他人的說話好像聽不入耳
  • 難以按照說明進行操作,無法完成功課或瑣事
  • 難以安排事情和活動
  • 避免或不喜歡需要持續集中精神的事情,例如做功課
  • 丟失事情或活動所需的物品,例如玩具、學校作業、鉛筆
  • 容易分心
  • 忘記做一些日常活動,例如忘記做家務

過度活躍/衝動症狀:

  • 在座位經常扭動身體,手腳經常擺動
  • 在課室或其他情況下難以安坐
  • 隨時不斷郁動或做動作
  • 在不適當的時候,經常亂跑或爬高爬低
  • 難以安靜地玩遊戲或進行活動
  • 說話過多
  • 衝口而出,打斷提問者說話
  • 沒耐性排隊輪候
  • 干擾他人的對話、遊戲或活動

3. 成因

人們患有ADHD的原因仍然不明。一些研究人員推測,可能與腦部結構有關,患有ADHD的兒童大腦容量比其他人低3%,特別是顳葉和額葉(它們是負責控制注意力和抑制衝動的區域)。其他因素可能包括大腦中化學物質的異常(特別是多巴胺系統)、遺傳因素、兒童成長和生活環境的社會因素、孕婦使用毒品、早產和接觸某些化學物質等。有很多人誤以為攝入過量糖份與過度活躍症相關,但現時沒有確實的證據證明以上關聯。相反,有證據指出,健康的水果和蔬菜飲食習慣可以帶來預防作用。

4. 成年人患ADHD的原因

在許多情況下,隨著兒童踏入青春期或成年階段,大腦會進一步發展,而ADHD的症狀會有所紓緩。但是,成年人亦有機會患有ADHD。這可能是因為(一)童年的症狀還沒完全受控;(二)一個人可能在年輕時就已經出現症狀,但沒人察覺到症狀或未接受過任何治療;(三)以前可以用某些方法應對童年時出現的症狀,但這些方法並不適用於成年後的日常生活。成年人與兒童的ADHD症狀大致相似,例如難以集中和考慮優先次序、經常錯過期限、忘記開會和社交計劃等。

5. 診斷方法

專業人員通常透過對孩子及其主要照顧者(其中可能包括家庭成員和老師)進行臨床訪談來診斷ADHD的情況。根據診斷指引,醫生在訪談期間,將詢問孩子在最少兩種場合下表現出的症狀。他們還會觀察孩子的行為,以進一步找出任何過度活躍或注意力不集中的證據。有時會要求家長和老師填寫問卷,以助記錄病歷。ADHD是一種臨床診斷,因為沒有客觀的血液或放射診斷檢查可以診斷出此病。在可能患有這病症的成年人中,了解他們童年時的症狀亦對診斷有所幫助。

6. 心理測試

記憶偏差和對某些症狀的主觀解讀會為診斷帶來潛在問題,醫護人員可用客觀的測試來測量注意力水平。兒童日常注意力測試(第二版),簡稱TEA-Ch2,是心理學家和研究人員使用的工具。這項評估可在一小時內完成,用來評估孩子保持一般注意力、持續和選擇性注意力的能力;結果可用於與一般群眾進行比較,有助對症狀進行解讀、為相關情況提供治療方法及監測治療進度。

7. 如何自我評估

ADHD有多種評定量表,幫助醫生診斷和監測治療進度。 以兒童患者為例,醫生可能會提供專注力及自制力量表(SWAN)予父母和老師,以供他們觀察患者。 他們可在網上免費下載,包括官方中文版本。目前仍有其他評估工具,包括ADHD評量量表(ADHD-RS)和康納斯量表,雖然某些量表不能在網上免費下載,但可評估孩子不同方面的行為及檢查是否患有其他疾病。 成年患者的話,成人ADHD自我報告量表(ASRS)則是一種有效的篩查工具。

8. 延遲診斷的後果

這是一種始於童年的疾病,任何診斷的延誤都可能對孩子的成長造成負面影響。孩子唐突和衝動的表現,可能令他們在學業上落後於人,並難以與其他同齡和成年人交朋友。孩子可能會因為學業和朋輩關係而感到自卑。如果他們一直「坐不定」,亦可能還會為他們帶來更多意外和傷害。

ADHD亦可能與其他疾病並存,包括對立性反抗症、特定的學習障礙、自閉症譜系障礙、情緒和焦慮問題,以及增加酗酒和吸毒的風險。因此,患者應盡快接受治療。

9. 藥物治療

大多數研究指出,藥物治療是ADHD兒童和成人患者的第一線治療。 這種治療已被證實比只接受行為訓練或認知行為療法更有效。藥物治療主要分為兩種:(一)興奮劑,例如鹽酸甲酯(methylphenidate,也稱為Ritalin,利他林)、專注達(Concerta)和利右苯丙胺(lisdexamfetamine,也被稱為Vyvanse,賴氨酸安非他命),及(二)非興奮劑。由於興奮劑通常起效迅速,有時於服用後三十分鐘後即起效,及其長期安全和有效的記錄;因此,興奮劑被推薦為第一線治療。這些藥物通過增加神經元之間的多巴胺和去甲腎上腺素的水平,尤其見於腦額葉。不同的興奮劑有不同的配方和藥效持續時間。如果使用興奮劑治療會帶來太多副作用,也可以使用如阿托莫西汀(Atomoxetine,也稱為Strattera,斯德瑞)、米帕明(Imipramine)和降保適錠(Clonidine)等非興奮劑。儘管這些非興奮劑可治療其他並存的疾病,如抑鬱症,但它們通常需時數週才起效。

10. 藥物的副作用

興奮劑最常見的副作用包括食慾不振、失眠、腸胃不適、頭暈、情緒不穩及抽動症,或少數情況下變得易怒。興奮劑還可能被誤用和濫用。這些副作用通常是輕微和短暫的,並可能隨著劑量或服藥時間改變而得到改善。孩子有時可考慮在周末或更長時間停藥,俗稱藥物假期,以盡量減少副作用。患有心臟病或先天性心臟病的患者應在服用興奮劑前諮詢醫生。 阿托莫西汀(Atomoxetine)可能導致噁心、嘔吐、頭暈和肝功能異常,並在極少數情況下會增加患者自殺念頭。

11. 行為療法或訓練的效用

行為訓練指透過改變外在或社會環境以促進良好的行為,例如獎勵、小休或小懲大戒。這通常是學齡前兒童的首選,大齡兒童則要配合藥物治療採用行為訓練。行為訓練同時適用於父母和孩子,藉此改善他們的關係。其他行為改變方法獲證實是有效的,例如每日安排日程、排除分散注意的事物,以及使用圖表和清單。研究顯示,結合行為訓練和藥物治療比只安排行為治療更有效。有些學校會用不同的措施配合及幫助患者,例如安排孩子坐在老師旁邊或給予更長的時間進行測驗。如果孩子同時患有抑鬱症和焦慮症,心理治療亦會有效。雖然數據不足,認知行為療法可能對某些成年人,特別是那些專注於執行功能訓練的成年人,是有用的。

參考資料:

Adler, L. A., Faraone, S. V., Sarocco, P., Atkins, N., & Khachatryan, A. (2019). Establishing US norms for the Adult ADHD Self-Report Scale (ASRS-v1.1) and characterising symptom burden among adults with self-reported ADHD.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linical practice, 73(1), e13260. https://doi.org/10.1111/ijcp.13260

Castellanos, F. X., Lee, P. P., Sharp, W., Jeffries, N. O., Greenstein, D. K., Clasen, L. S., ... & Rapoport, J. L. (2002). Developmental trajectories of brain volume abnormalities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Jama, 288(14), 1740-1748.

Chan, G. F., Lai, K. Y., Luk, E. S., Hung, S. F., & Leung, P. W. (2014). Clinical utility of the Chinese Strengths and Weaknesses of ADHD-Symptoms and Normal-Behaviors questionnaire (SWAN) when compared with DISC-IV. Neuropsychiatric disease and treatment, 10, 1533–1542. https://doi.org/10.2147/NDT.S65879

Del-Ponte, B., Quinte, G. C., Cruz, S., Grellert, M., & Santos, I. S. (2019). Dietary patterns and 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52, 160-173.

Faraone, S. V., & Glatt, S. J. (2009). A comparison of the efficacy of medications for adult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using meta-analysis of effect sizes.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iatry, 71(6), 754-763.

Franke, B., Michelini, G., Asherson, P., Banaschewski, T., Bilbow, A., Buitelaar, J. K., Cormand, B., Faraone, S. V., Ginsberg, Y., Haavik, J., Kuntsi, J., Larsson, H., Lesch, K. P., Ramos-Quiroga, J. A., Réthelyi, J. M., Ribases, M., & Reif, A. (2018). Live fast, die young? A review on the developmental trajectories of ADHD across the lifespan. European neuropsychopharmacology : the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College of Neuropsychopharmacology, 28(10), 1059–1088.

Lopez, P. L., Torrente, F. M., Ciapponi, A., Lischinsky, A. G., Cetkovich-Bakmas, M., Rojas, J. I., Romano, M., & Manes, F. F. (2018). Cognitive-behavioural interventions for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 in adults.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3(3), CD010840. https://doi.org/10.1002/14651858.CD010840.pub2

Van der Oord, S., Prins, P. J., Oosterlaan, J., & Emmelkamp, P. M. (2008). Efficacy of methylphenidate, psychosocial treatments and their combination in school-aged children with ADHD: a meta-analysis. 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 28(5), 783-800.

Wolraich, M. L., Hagan, J. F., Allan, C., Chan, E., Davison, D., Earls, M., ... & Zurhellen, W. (2019).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for the diagnosis, evaluation, and treatment of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Pediatrics, 144(4).

以上資訊由: 李允丰醫生, 精神科専科醫生, 領康醫療提供

請注意,我們網站所有的醫學文章已經過醫生的專業審查。文章旨在提供大眾資訊,並非醫學意見。這不可以取代與醫生進行的個人及醫學諮詢。

新冠肺炎抗體測試

我們現在提供接種疫苗後的抗體測試。

進行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