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傲月專題:專訪曾令弦醫生

由領康醫療吳偉棠醫生訪問曾令弦醫生

六月正值國際驕傲月,為了展示我們對 LGBT+ 社區的支持,我們很高興邀請到曾令弦醫生(Zephyrus)從第一身角度,說述身為跨性別人士的成長經歷。

Zephyrus (他)是一名居住在香港的跨性別人士,現職為醫生。同時,他身兼本地跨性別青年組織——跨青時刻的副主席。 跨青時刻為香港年輕的跨性別人士提供同伴支持,並向公眾宣傳跨性別議題。

每位跨性別人士都會經歷過那種轉變: 意識到自己的靈魂好像進入了錯誤的身體,或者原來有另一種令自己活得更自在的方式。而Zephyrus就是進入青春期時發現此事。「(當時)我對自己的身體發育方式和穿著方式感到非常痛苦。」他求學時曾在《羅密歐與茱麗葉》話劇中飾演男性角色。讓他一嚐當男孩子的滋味後,讓他深刻地意識到他不僅是希望得到男子氣概的外表,而是男性的身心。「我是男性,對我來說,作為男性是快樂和適合不過的。」直到Zephyrus 18歲,當他在電視節目中看到一個名為「性別空間」的本地跨性別組織的介紹,聽到一位跨性別男子分享親身經歷時,那時的他才意識到那種轉變就是跨性別。

直至Zephyrus在醫學院就讀四年級時,這種性別不安的確為他帶來情緒困擾,他決定作出改變,在一次與輔導員談論了他在這方面的感受 :「(那時)我帶著許多負面情緒,甚至有自殺的念頭。而另一方面當時我認為似乎不可能達成性別過渡的心願。」之後輔導員協助他表達了自己身份和經歷,並鼓勵他就性別轉變尋求醫療建議。隨後,Zephyrus先向最親密的朋友訴說自己性別過渡的決定 ,並最終向父母剖白 。「 我告訴他們我是一個男人,多年來我一直在經歷多不勝數的性別焦慮。起初,我的父母對性別不安這個話題感到困惑,不知道如何應對我的感受。」 慶幸的是,Zephyrus越坦誠地表達自己的真實感受,與父母的關係就變得越好。他們變得更加開放和接受,並自行探究這個議題。直到他在醫學院的最後一年才收到通知,可開始在內分泌學家的監督下注射男性荷爾蒙藥物,使身體出現男性化的改變。

作為跨性別人士,Zephyrus認為最具挑戰性但最有趣的是遇上了這次的人生中巨大轉變:需要打破以前的規則和框架,包括其他人的期望。「在探索我的真實身份時,有時會迷失方向,但最終會有所收穫。在經歷了一些早期的掙扎和挫折之後,我發現我生活的各個方面終於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Zephyrus目前在本港公立醫院工作。求學時期的他一直對科學感興趣,但不算是從小就夢想成為醫生的「典型」學生。他也是香港同志醫學會的指導委員會成員,該學會鼓勵 LGBT+ 多元化和醫護人員之間互相包容,並在香港促進 LGBT+ 相關的醫療保健服務和教育。

談及他的專業,他認為醫生和其他醫護人員遇到跨性別人士,可以做的是首先他們需要對性別認同有基本的了解。「不做任何假設。如果你不確定,請先詢問那個人使用的名稱、稱謂或代詞,以及性別。 例如,他們選擇的稱謂和代詞,以及他們希望如何被對待。」Zephyrus強調,首要原則是醫護人員是以專業和友善的態度,尊重每個人,這樣才可擁有良好的醫患關係。

而在工作以外,他還是一位業餘書法家,也是鋼筆和墨水的狂熱愛好者。做自己喜歡的事當然賞心樂事,更重要的是在心靈上對自己感到滿意。Zephyrus表示,對他來說,其實只需要一些小小的改變,便可能為自己的身份踏出重要的一步。「剪短頭髮和聽到自己聲音變低沉,就是具體的性別認同的變化。得到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和認可也很重要。我也更改了我的法定姓名,即使我的香港身份證上的性別標記必須經過全套性別肯定手術才能更改 ,這卻不會影響我是誰以及我的生活方式。」

來到專訪的尾聲,被問到希望人們怎樣看待自己,他表示希望別人只視他為一名普通的男生。「和其他人一樣,我們有許多相似的地方,但當然,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之處。除了我們的性別之外,我們都有不同身份和生活上各方面的交集。」

Topics: LGBTQ+

領康醫療

領康醫療

領康醫療於2010年3月獲得澳洲醫療服務標準委員會(ACHS)認證。ACHS認證獲國際醫療品質協會(ISQua)認可。該協會負責監督全球醫療服務標準,當中包括美國和英國。 根據ISQua,認證是大眾對符合國家醫療服務標準之醫療機構的認可。認證根據醫療機構提供的服務質素和同行進行的外部獨立評估結果而頒授。

留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