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策略是時候改變了:為何需要長者優先接種?

    由歐維德醫生撰寫 New call-to-action

    隨著全球接種率最高的國家已有50%-60% 人口接種了疫苗,各國已逐漸放寬,甚至取消防疫措施,同時重新開關。另一方面,全球每天仍有平均500,000 – 700,000宗確診個案。站在「零確診」和「和病毒並存」之間的分水嶺,香港如何抉擇至關重要:繼續封關保持本地零確診個案,還是考慮改變現時的疫苗接種策略,專注為身體狀況欠佳的人接種疫苗。

    香港現時已「清零」多時,為何仍要接種疫苗?

    最重要的是要明白,接種疫苗可帶來兩大益處:

    1. 直接免疫:

    這點可以一條問題總結:假如我接種了疫苗,我有多大機會因病毒而患重症或死亡?

    2.間接(群體)免疫:

    這方面我們便要問:如果已有一定數量的人接種了疫苗,那麼沒有接種疫苗的人會否因此而受到保護?

    當有一定數量的人口已對病毒免疫(包括接種疫苗和曾感染病毒),他們便可以為未曾有抗體的人提供保護。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明白:要達到群體免疫,所需的人數並不總是標準的 70%,這個數字會根據病毒及其變種而變化。還有其他會提高感染率的因素,例如居住在空氣不留通或人口密度較高的的地方,這樣也會增加所需接種人口的臨界值。

    假設新冠病毒再沒有新變種,加上目前英國的確診個案驟降的趨勢,的確令英國有機會回復以前生活。為何英國能做到群體免疫而香港不能?

    香港要達致群體免疫是不可能的

    現時香港要面對的,除了「疫苗猶疑」外,還有具有超高傳染力的Delta變種病毒,如果完全沒有考慮這些因素而單靠為市民接種疫苗,即使達到70%的疫苗接種率,香港也難以達致群體免疫。英國是因接種疫苗和自然感染兩者雙管齊下,疫情才能漸漸受控。

    當我們從不同年齡層考慮以上因素,便可得出一個結論:最年輕的人感染風險是最低,相反,最年老的人是承受最高的感染風險(長者死於新冠肺炎的可能性高達 600%)

    不要忘記的是,世界上一些最大型的疫情爆發的情況都是發生在護老院院舍(以香港為例,上年第三輪疫情曾有大批護老院院友感染後病逝),可見這策略變得更為不容忽視,保護長者是正確的選擇。

    那麼,我們應該怎樣應對?

    香港人口密集,加上社會有不少人仍對疫苗成效抱有懷疑態度;按照目前的處境,香港要達致群體免疫,還有好一段崎嶇的路要走。

    除了永續封城(令我們不能正常出國旅行)外,唯一可行的辦法是在對社區做成最少傷害的情況下,容許感染個案出現。為了減低病毒的傷害,同時為家中長輩,以及社會上身體較虛弱的人士著想,我們可考慮英國的做法:先從年紀最大和感染風險最大的居民優先接種疫苗,目前香港政府也推出相應的鼓勵措施,例如為60歲以上市民提供疫苗接種「即日籌」。除此之外,我們也可以「行多一步」,例如為護老院院友提供前往疫苗接種中心的接送服務、安排專業醫護人員即場到護老院為院友接種,為院友家屬舉辦講座讓他們了解長者接種疫苗的重要性。這樣需要一點時間進行,但最少我們先讓老弱群體得到足夠的保護。

    總結來說,香港依然需要確保高接種率,只因目前情況顯示,Delta變種病毒影響不同年齡層的人士,但我們可考慮在全世界開關下,病毒無可避免地入侵社群時,採用新方法應對。

    Topics: 新型冠狀病毒病

    領康醫療

    領康醫療

    領康醫療於2010年3月獲得澳洲醫療服務標準委員會(ACHS)認證。ACHS認證獲國際醫療品質協會(ISQua)認可。該協會負責監督全球醫療服務標準,當中包括美國和英國。 根據ISQua,認證是大眾對符合國家醫療服務標準之醫療機構的認可。認證根據醫療機構提供的服務質素和同行進行的外部獨立評估結果而頒授。

    留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