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讓小朋友打新冠疫苗嗎?8大疫苗問題Q&A

由歐維德醫生撰寫

較早前我已解釋過,任何公共衛生政策都涉及成本效益分析。除了考慮經濟利益,亦要平衡個人與群體之間的權利和效益。有些情況例如為長者和弱勢社群接種疫苗,因證據較為壓倒性,答案顯而易見,我們應盡早為長者和弱勢群組接種疫苗。惟對於兒童和青少年應否接種疫苗,爭議就較為複雜。以下是主要有關兒童接種疫苗的問題:

兒童感染新冠肺炎,一般病情是否較輕微?

答:是

一項發表在《刺針》期刊的研究分析來自7個國家的數據,顯示每100萬名感染新冠肺炎兒童約有2人會死亡[1],主要發生在本身患有其他疾病和帶有風險因素的兒童身上。當然任何兒童的死亡都是悲劇,但當死於新冠肺炎的風險如此低時,要推廣全面為兒童接種新冠疫苗就需要有更強而有力的安全性證據。

兒童接種新冠疫苗安全嗎?

答:安全

已有證據顯示在不同地區的兒童接種新冠疫苗都是有效和安全。

兒童接種新冠疫苗有副作用嗎?

答:有

兒童或青少年接種復必泰疫苗,主要副作用是心肌炎。一項未經同行評審的近期研究顯示,青年接種新冠疫苗的入院率較預防入院高,惟相關心肌炎症狀大多不用治療已能自行消退[2]

接種第二劑復必泰疫苗患上心肌炎相關症狀並需住院的青年,在12至15歲群組每100萬有162人;在16至17歲群組有94人;女生相關數據分別則有13和13.4人。香港疫苗科學委員會日前亦建議,只為12至17歲青少年接種一劑疫苗以降低相關風險[3]

在中國和其他國家,兒童和青少年都獲種科興疫苗,未見有副作用增加的情況[3]。不過,科興疫苗含有氫氧化鋁作為佐劑,暫時未有經過同行評審、針對兒童接種安全性的大型測試。

 

死亡率是否唯一衡量疾病影響的指標嗎?

答:否

除了死亡率還有更多指標。現時有一種說法是,兒童接種疫苗的原因或是為了預防 新冠後遺症持續累積的數據顯示,接種疫苗可減低9成出現新冠後遺症的風險。我們現時知道新冠後遺症可以對兒童造成嚴重影響。[4][5][6]

除了新冠後遺症,我們亦必須考慮到疫情對兒童學習和社會發展的影響,目前在香港因應疫苗接種率低下,學校只能提供有限度面對面授課。隨著疫苗通行證增加和落實更多檢疫措施,亦可能對正常家庭生活帶來壞影響。

 

為兒童接種疫苗可達致群體免疫嗎?

答:幾乎不可能

較早前我們已撰寫了一篇文章講述因應Delta變種病毒的出現,令單靠接種疫苗達致群體免疫幾乎不可能. 而如果不為兒童接種疫苗,難度就會再增加,但為兒童接種疫苗同時會引發道德問題,例如是否應廣泛為兒童接種疫苗、保護長者和弱勢群組,而不保護兒童?我認為不應該,尤其是在長者和弱勢群組抗拒接種疫苗的情況下。我們只應在兒童接種疫苗的效益高於風險時,才為他們接種疫苗。

 

如只有一劑疫苗,誰接種的效益最大?

答:長者、弱勢群組和從事高風險行業的人。

長者、弱勢群組和從事高危職業人士,感染新冠肺炎後死亡的風險較兒童或青少年高出數百倍。少數已發展國家從事醫療行業的員工有接種疫苗,從還原論和功利主義的角度看,我們應先為長者和弱勢群組接種新冠疫苗,再考慮為兒童接種或打加強針。世衛和許多國際專家都持有相同觀點。

 

我們會出現疫苗短缺嗎?

答:應該不會。

反駁此說法的理由是,任何供應或運輸問題都不能合理化威脅兒童生命或健康。另外亦有其他解決方案,包括已發展國家放棄專利權和增加疫苗供應。由此角度看,政府有責任先為自已地方的人民謀取最大福祉,而非考慮世界其他地方。

 

說到底,要讓小朋友打新冠疫苗嗎?

答:公共衛生決策往往是一種平衡,很多時候亦相對複雜。

例如在英國,其疫苗免疫及免疫聯合委員會否決了為兒童接種疫苗,但首席醫療官不同意,並建議為兒童打疫苗。早前在我們的Podcast廣播節目中,我亦曾與港大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高本恩探討此問題.我們少有地在此範疇上持有不同意見。高本恩教授較傾向支持為兒童接種疫苗,而我就相對謹慎。

科學的本質就是根據最新證據修正原本看法,我個人認為,隨著新增證據顯示疫苗能預防長期新冠症狀,形勢開始偏向支持接種疫苗,惟針對打哪種疫苗和最佳接種時間,仍需因應最新研究再作決定。

隨著對於預防成人和兒童長期新冠症狀的證據和重要性增加,我們整理了針對長期新冠症狀持續更新、具證據基礎的研究和資料在「新冠後遺症資訊中心」網頁(只限英文版)。如閣下留意到相關有用研究或文獻,歡迎電郵至. longcovid@otandp.com。

 

參考資料

1. R;, B. S. S. B. J. O. B. B. (n.d.).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remain at low risk of COVID-19 Morality. The Lancet. Child & Adolescent Health. Retrieved September 16, 2021, from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3713603/.

2. Høeg, T. B., Krug, A., Stevenson, J., & Mandrola, J. (2021, January 1). Sars-CoV-2 mRNA vaccination-associated myocarditis in children ages 12-17: A stratified national database analysis. medRxiv. Retrieved September 16, 2021, from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1.08.30.21262866v1.

3. Scientific Committee on Emerging and Zoonotic Diseases and Scientific Committee on Vaccine Preventable Diseases. Centre for Health Protection. (2021, September 15). Retrieved September 16, 2021, from https://www.chp.gov.hk/files/pdf/consensus_interim_recommendations_on_the_use_of_covid19_vaccines_in_hk_15sept21.pdf.

4. Buonsenso, D., Munblit, D., De Rose, C., Sinatti, D., Ricchiuto, A., Carfi, A. and Valentini, P. (2021). ‘Preliminary evidence on long COVID in children’. Acta Paediatrica, 110: 2208-2211. 09 April 2021. Available at: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apa.15870> [Accessed 10 September 2021].

5. Öcal Demir et al. (2021). ‘SARS-CoV-2 associated multisystem inflammatory syndrome in children (MIS-C). A single center's experience’. Minerva Pediatrics. 23 April 2021. Available at: <https://pesquisa.bvsalud.org/global-literature-on-novel-coronavirus-2019-ncov/resource/pt/covidwho-1200473> [Accessed 10 September 2021].

6. Rubens J H, Akindele N P, Tschudy M M, Sick-Samuels A C. (2021). ‘Acute covid-19 and multisystem inflammatory syndrome in children’. BMJ 2021; 372 :n385. 1 March 2021. Available at: <doi:10.1136/bmj.n385> [Accessed 10 September 2021].

New call-to-action

Topics: COVID-19, 新冠後遺症

領康醫療

領康醫療

領康醫療於2010年3月獲得澳洲醫療服務標準委員會(ACHS)認證。ACHS認證獲國際醫療品質協會(ISQua)認可。該協會負責監督全球醫療服務標準,當中包括美國和英國。 根據ISQua,認證是大眾對符合國家醫療服務標準之醫療機構的認可。認證根據醫療機構提供的服務質素和同行進行的外部獨立評估結果而頒授。

留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