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最新消息: 疾病

我們每天都會持續收到關於疫情的數據及資訊。我會繼續為大家更新這些資訊分類於:

  1. 疾病:如果我們感染此病毒,我或我的家人會怎樣?
  2. 流行病:我感染此病毒的可能性有多大?染病的風險在變化嗎?

疾病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強調了持續遏制策略特別是在測試的重要性,並敦促“所有國家採取適合其國家情況的方法 - 以遏制為中心”。他提倡測試,測試,測試並鼓勵其他國家向香港,中國,新加坡,台灣和韓國等地方學習,在不同程度上都成功遏制疫情包括通過病例識別,聯絡及追踪個案及隔離措施(請參閱疫情圖表,該圖表將定期更新)。

今次疫情正在更廣泛地傳播。我們在之前一篇文章中已經解釋了延遲疫情傳播的好處。現時,超過50%的病例發生在歐洲,死亡病例還佔總死亡人數的70%以上。

有分析指出,在首44,00病例當中,80%屬於輕微病例,14%屬於嚴重病例,5% 屬於危殆病例。《刺胳針》 (Lancet) 在最新的研究對象爲危殆患者,這群病人的年齡中位數為60歲 ,其中67%為男性。文章作者總結出:在SARS-CoV-2發生的時候,肺炎嚴重程度對在醫院加護病房工作的醫護人員帶來沉重壓力,特別是在人手和資源不足的時候。[1]在《刺胳針》上的另一篇關於意大利的論文[2]中加強了這個想法,意大利過去的平均死亡年齡幾為81歲,其中女性83.4歲,男性79.9歲,男女的比例是4:1,其中三分之二死者為吸煙人士或同時患有其他疾病。9 - 11%的病人需要在加護病房接受治療。我寫了一篇文章,如果我懷疑自己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我應該怎樣做

公共衛生權威麥龍詩迪教授(Dr. Judith Mackay)對我們其中一篇文章作出了回應:中國的性別差異可能由吸煙造成。她表示中國有50%的男性吸煙,而女性只有3%。麥龍詩迪教授早期預測得到了後續研究的支持。 世界衛生組織就吸煙提出了以下建議。

  • 吸煙者可能更容易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因為吸煙時手指(以及可能受污染的香煙)與嘴唇接觸,這增加了病毒從手向口傳播的機會。 以及吸煙者可能已經患有肺部疾病或肺活量降低,這將大大增加患嚴重疾病的風險。
  • 吸煙產品 - 例如水煙,通常涉及煙嘴和水管共享,這可以令新型冠狀病毒在社區環境中傳播。

公共衛生應對措施應包括提倡健康生活,包括多運動,健康飲食以及戒菸。

目前中國的死亡率是5.5%,中國以外的死亡率是6.9% (164,364/2,386,849)。這些數字顯然被誇大了,因為當中有很多輕微感染個案並沒有得到測試。舉一個難以評估的混合群體死亡率例子,意大利目前的死亡率是13.2%。國家衛生保健系統可能是當中一個因素,尤其是重症監護設施不堪重負,出於先前解釋的原因,在檢測能力有限或沒有積極廣泛檢測的國家中,代表有可能更廣泛傳播。例如,韓國的病例只是意大利的10%但檢測次數卻是意大利的1.5倍而韓國的死亡率為2.2%及德國的死亡率為3.1%。

目前主要的測試方法是病毒PCR測試,同時許多不同抗體測試(血液測試)正在使用。在未來的幾週內,我們可能會更好地理解這些測試的準確性。現在還不能確定疫情最終的嚴重程度,正如之前提及到,疫情的初期死亡率經常隨時間發展而降低。嘗試想像一下,如果有100名病人到醫院診治,其中10人死亡,醫院就會得出死亡率為10%。又試想像一下,如果我們能夠發明一種測試去證明在社區中每100人只有1人身體不適並需要送到醫院,其他99人可以自行回家休息或甚至在輕微咳嗽及喉嚨痛的情況下繼續上班。在這樣的情況下,代表每10,000人身體不適,100人需要送入醫院,只有10人死亡。這代表真正的死亡率只有0.1%。這是流感的死亡率。所以,現在總結新型冠狀病毒的死率到底是多少還為時過早。最近《刺胳針》一篇評論估計中國的早期死亡率為1.38%,一旦納入了預期的輕度和無症狀病例,則死亡率為0.66%。[3]

最終的死亡率可能更高或更低,它將取決於輕微個案數量,但如果公共衛生系統超出負荷,死亡率可能將會更高。這不但會增加新型冠狀病毒的死亡人數,還會增加其他緊急醫療狀況的死亡人數。隨著時間的流逝,疾病的迅速蔓延表示疾病的嚴重程度可能會隨著降低而能夠減輕衛生系統的壓力,使它們可以繼續有效發揮作用,這就是最近加強公共衛生法規的原因。

有兩項大型的流行病學研究受到了廣泛的關注。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一項研究提出,在缺乏抑制疫情的公共衛生措施情況下,疫情將加速發展且潛在很高死亡率[4]。 據報導,這是英國和美國改變策略的一個因素。牛津大學近期的一篇論文預測更廣泛更溫和的疾病傳播,可能代表在較短時間內可實現群體免疫[6]。 缺少了輕度和無症狀病例數據仍然是關鍵,這將有助於確定哪種模型更接近實際情況。 未來幾週內可能會進行廣泛的抗體測試。 這將有助於回答多少人已經受到感染,並將有助於確定這兩種模型中的哪一種更接近當前情況。

遊輪上的乘客仍然是值得討論的病例群組。鑽石公主號有712名乘客被感染。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最近發表了一篇關於遊輪群組主題的學術論文。重要的是不要假設這群組將代表不同的情況。遊輪上的老年人患其他疾病的風險增加。很多因素包括空氣質量,環境衛生和中央烹飪設施。在鑽石公主號遊輪中,年齡較大的患者當前的死亡率為1.5%(11/712)。這些乘客通常是老年人,併發症的發生率較高,並且與眾多的受感染者在同一的封閉空間中,這表明可能暴露於較高的病毒載量。由於這些原因,相比“正常暴露” 的較年輕人士風險該遊輪群組中的死亡率很可能被高估了。遊輪群組中有46.5%的陽性病例在測試呈陽性時沒有症狀,而17.9%的病例從未出現症狀。

在所有受感染人士,80歲以上群組有最高的死亡率。 40歲以下的死亡率為0.2%,其中許多人本來並還有其他疾病。 在疫情初期,醫護人員死亡率較高,可能是由於高病毒載量。 衛生工作者經常在疫情過身,他們與最嚴重的病人一起工作,我們知道,在許多感染中,個體接觸的病毒數量與他們所患病的嚴重程度有關。 世界衛生組織最近的一份報告表明,自從1月下旬以來對疾病傳播的認識有所提高,中國衛生工作者的疾病發生率大大降低了[6]

國際小組將提供有關新型冠狀病毒傳染性和嚴重性的的信息。國際疫情圖表會定期更新。意大利於2020年3月9日至11日採取了重大的社會疏離措施。觀察意大利,法國和西班牙未來兩週的疫情圖表,將提供多些歐洲公共衛生措施,相比香港,中國和新加坡更嚴格的措施可能產生的影響。 《刺胳針》的流行病學模型顯示出一些早期和陽性跡象非干預相比[7],這提出在規定的3-4天內會有一些益處。 歐洲的疫情圖表繼續顯示出逐漸平穩的跡象。

最近一項針對9名孕婦的重要研究表明,孕婦在懷孕後期的疾病嚴重程度與非孕婦相似[8]。 感染沒有轉移到嬰兒身上。 隨後的研究表明,懷孕期間新型冠狀病毒的風險沒有增加,也沒有證據表明對胎兒發育的影響。 這將需要進一步研究。

香港現時有1,034個宗。 最近的大多數病例來自以下三個來源之一。 從海外回港的人,檢疫人員或與患者緊密接觸的人。 雖然有一些社區傳播案例,但它們仍然相對較少。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示今次這種感染正在通過較輕的病例傳播。 似乎有症狀的人在最初幾天傳染力最強。 沒有症狀的人和還沒有明顯症狀的人的影響目前尚不清楚。 這些因素將使遏制策略更具挑戰性,但同樣可能代表疫情減弱。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重大疾病,有些人會出現嚴重的併發症。 該疾病的顯著特徵是某些情況惡化並出現嚴重的呼吸困難。 如果廣泛傳播,低死亡率的疾病仍會造成重大影響。 它可能對衛生系統造成嚴重壓力,這就是公眾衛生反應的原因。

正如我之前所描述,有關疾病的問題與如果我及我家人受到感染應怎樣處理的問題有所關連。當中涉及「如果」的問題。要明白如果到不好的事情風險應該用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風險代替。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需要更多資訊,當我們面對不確定問題時,我們應該找出風險的重心。要分析這些風險我們需要更加明白疫情。

COVID-19的風險是什麼

參考

1. Yang, X., Yu, Y., Xu, J., Shu, P. H., & Xia, P. J. (2020, February 24). Clinical course and outcomes of critically ill patients with SARS-CoV-2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a single-centered, retrospective, observational study. Retrieved February 26, 2020, from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res/article/PIIS2213-2600(20)30079-5/fulltext

2. Remuzzi, P. A., & Remuzzi, P. G. (2020, March 13). COVID-19 and Italy: what next? - The Lancet. Retrieved from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627-9/fulltext

3. Vierty, R., Okell, L. C., Dorigatti, I., Winskill, P., Whittaker, C., & Imai, N. (2020, March 30). Estimates of the severity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a model-based analysi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inf/article/PIIS1473-3099(20)30243-7/fulltext

4. Imperial College COVID-19 Response Team. (2020, March 16). Impact of non-pharmaceutical interventions (NPIs) to reduce COVID19 mortality and healthcare demand. Retrieved from https://www.imperial.ac.uk/media/imperial-college/medicine/sph/ide/gida-fellowships/Imperial-College-COVID19-NPI-modelling-16-03-2020.pdf

5. Fundamental principles of epidemic spread highlight the immediate need for large-scale serological surveys to assess the stage of the SARS-CoV-2 epidemic. (n.d.). Retrieved from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3.24.20042291v1

6. Public Health Responses to COVID-19 Outbreaks on Cruise Ships - Worldwide, February–March 2020. (2020, March 23).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dc.gov/mmwr/volumes/69/wr/mm6912e3.htm

7. Chen, H., Guo, J., Wang, C., Luo, F., Yu, X., & Zhang, P. W. (2020, January 12).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intrauterine vertical transmission potential of COVID-19 infection in nine pregnant women: a retrospective review of medical record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360-3/fulltext

Topics: 香港健康, 預防保健醫療/藥物, COVID-19

領康醫療

領康醫療

領康醫療於2010年3月獲得澳洲醫療服務標準委員會(ACHS)認證。ACHS認證獲國際醫療品質協會(ISQua)認可。該協會負責監督全球醫療服務標準,當中包括美國和英國。 根據ISQua,認證是大眾對符合國家醫療服務標準之醫療機構的認可。認證根據醫療機構提供的服務質素和同行進行的外部獨立評估結果而頒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