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ember 鬍子月:沒關係,男人有時也需要幫助

    由精神科專科醫生李允丰醫生撰寫

    疫情這幾年對 Jason (化名)來說不是一個好年頭。

    Jason 是香港幾家餐廳的經理。由於政府的 COVID-19 政策,Jason 不得不經歷多次顧客稀少甚至餐廳被迫關閉的時期。最糟糕的情況是,2019 年之前每晚的入座率通常為 80% 以上,現在一晚晚市只有兩張單,生意如此糟糕。業主在租金方面沒有作出任何讓步,因此餐廳成本不斷增加。儘管 Jason 知道在這時勢很難找到另一份工作,但由於防疫限制看不到盡頭,也只好被迫解僱幾名員工,並安排一些員工放無薪假。面對餐廳老闆的壓力,他別無選擇。發出遣散通知書後,他的愧疚感實在是太大了。

    就這樣,Jason 開始他的「酒精之旅」。他起初只是想用酒精來幫助入睡,但漸漸越喝越多。促進睡眠以外,他想藉酒精來擺脫悲傷,因為他每天都在擔心餐廳的情況。他不但心情更煩躁,而且變得相當易怒,經常因為一點點的過失和錯誤而對員工或妻子大發雷霆,事後才後悔自己這麼容易發脾氣。他亦發現自己更難入睡,胃口也不多。他不再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寧願呆在家裡飲酒。最初是因為網球場關閉而停止打網球,但即使球場重開後,他也失去打網球的意志力和動力。最糟糕的時候,他甚至想到傷害自己,因為難以承受心理上的痛苦。

    Jason 在情緒惡化幾個月後才就醫,部分原因是他不情願,堅持認為自己只是經歷人生低谷,並擔心向人求助是軟弱的表現。他擔心如果朋友知道他如此痛苦,他們要麼會嘲笑他,不明白他正在經歷什麼,要麼只是簡單一句告訴他要振作起來。當妻子鼓勵他尋求治療時,他經常對妻子大喊大叫,叫她不要再嘮叨。直到有一天,妻子淚流滿面說不能再和他一起生活,事情才出現轉捩點。

    許多男性都是這樣,我們經常看到像 Jason 的故事。整體而言,兩性患有精神疾病的比例大致相若,某些精神疾病的相對患病率只有微小差異。然而,與女性相比,男性似乎更不願意尋求心理健康治療。在澳洲、英國和美國等國家,女性尋求幫助的可能性比男性高出 1.14 至 1.6 倍。此外,儘管男性總體報告的自殘行為較少,但他們不會將自己的自殺念頭告訴他人,因此自殺身亡的可能性反而高 3.5 倍。許多研究試圖提出假設來解釋求助行為的差異,例如男性的傳統刻板印像是「無懈可擊」和「自力更生」、依賴自我治療或酗酒的不同應對機制,以及心理健康質素差。與 Jason 一樣,抑鬱症焦慮症的精神健康問題經常被忽視和長期未被診斷,導致個人及其家庭成員長期遭受精神痛苦。

    通過結合抗抑鬱藥和認知行為療法,Jason 的病情得到有效控制。加上經濟反彈、疫情放緩和放寬限制,令餐廳的生意有改善,Jason 的抑鬱症很快得到緩解,他現在可以像以前一樣過生活。然而,更大的問題是心理輔導人員很多時不能在患者早期就提供支援 ,很多人像Jason一樣,拖了一段長時間才尋求專業幫助,不然可能更快作出干預措施,及早改善精神健康。有研究探討各種行為改變的方法,以鼓勵男性在需要時尋求治療,例如藉榜樣來傳達信息、加入正面男性特徵(例如責任和力量)的內容、各種心理教育資訊,以提高認識和作為指南。沒有一種最有效的方式,因為不同的人會對不同的暗示做出反應。儘管如此,希望通過這些策略揭開遮蓋精神疾病恥辱的序幕,從而讓我們就男性的心理健康進行對話。

    閱讀更多

    Support your Mental Health with MindworX

    參考資料

    1. Sagar-Ouriaghli, I., Godfrey, E., Bridge, L., Meade, L., & Brown, J. S. L. (2019). Improving Mental Health Service Utilization Among Me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Synthesis of Behavior Change Techniques Within Interventions Targeting Help-Seeking. American Journal of Men's Health. Retrieved November 2, 2021, from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560805/.

    Topics: 心理健康

    李允丰醫生

    李允丰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留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